原創87版红楼梦:助纣为虐王善保家的

时间:2020-08-30 10:17 点击:149

估计以前晴雯没少得罪她,这一次她终于得到了报复的机会,一番谗言便将平时趾高气扬的晴雯打成了落水狗,阳光灿烂的晴雯一个没注意便走向了毁灭。

拿下晴雯并不善罢甘休,这婆子还有更阴险毒辣的手段:

探春原本一直关注并忧虑贾府的未来,对于贾府上下一味享乐,不计后果的做法既强烈反对又无能为力,今天抄检的本质原因是贾府邢王二位夫人的内斗,以及王善保家的这种得志小人的推波助澜,这使探春更加重了这种忧虑,她似乎看到了贾府树倒猢狲散的最后结局。

不知是否可以这样说:一位伟大的作家,他笔下的人物和故事情节,一定会在现实生活中反复出现。自古以来,为虎作伥者没几个有好下场的,这种事还是不做的好!

奴才到什么时候都是奴才,那些愚蠢的奴才经常会忘了这一点,王善保家的以为自己是邢夫人的陪房,就把自己和主子放在了同一个层面上,不顾长幼尊卑,与主子没大没小。探春的一巴掌和一顿臭骂,顿时让王善保家的这个为虎作伥者清醒了许多。

这婆子终于见到了赃物,以为是今天的又一次旗开得胜,可以再次替邢夫人打击一下王夫人及王熙凤,没想到却被王熙凤坚决予以否定:

七十四回的上半部分写的就是这次抄检大观园。抄检行动尚未正式开始,王善保家的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就暴露无遗:

那个王善保家的带了众人到丫鬟房中,也一一开箱倒笼抄检了一番。因从紫鹃房中抄出两副宝玉常换下来的寄名符儿,一副束带上的披带,两个荷包皮并扇套,套内有扇子。打开看时皆是宝玉往年往日手内曾拿过的。王善保家的自为得了意,遂忙请凤姐过来验视,又说:“这些东西从那里来的?”

抄检大观园行动在贾府上下人等的一致努力下终于达到高潮,为虎作伥的王善保家的作为此次行动的积极参与者和推波助澜者,终于得到了一个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结局,这自然让人想起时下经常听到和见到的一句话: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王熙凤一句“我有一句话,不知是不是。要抄检只抄检咱们家的人,薛大姑娘屋里,断乎检抄不得的。”王善保家的立刻附和说“这个自然。岂有抄起亲戚家来。”为虎作伥者也知道进退,也明白利害,该给面子的时候也要给面子,表面上做出一切想主子所想、急主子所急;一切听从主子指挥、服从主子领导的样子,这才是个优秀的奴才。

有了探春房里的教训,抄检到李纨和惜春房里的时候,王善保家的便没了什么戏份,惜春房里的入画出了点小问题却并不严重,王熙凤简单做了处理,这就到本次抄检行动的最后一站——迎春房里。

探春对于这次抄检大观园行动是持反对的态度的:又到探春院内,谁知早有人报与探春了。探春也就猜着必有原故,所以引出这等丑态来,遂命众丫鬟秉烛开门而待。

故事情节发展到这里,似乎略显平淡了些,探春的出现将把抄检大观园行动带入一个小小的高潮。

作者:凌大鑫,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这王善保家正因素日进园去那些丫鬟们不大趋奉他,他心里大不自在,要寻他们的故事又寻不着,恰好生出这事来,以为得了把柄。又听王夫人委托,正撞在心坎上,说:“这个容易。不是奴才多话,论理这事该早严紧的。太太也不大往园里去,这些女孩子们一个个倒象受了封诰似的。他们就成了千金小姐了。闹下天来,谁敢哼一声儿。……别的都还罢了。太太不知道,一个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生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生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象个西施的样子,在人跟前能说惯道,掐尖要强。一句话不投机,他就立起两个騷眼睛来骂人,妖妖趫趫,大不成个体统。” 王善保家的道:“太太请养息身体要紧,这些小事只交与奴才。如今要查这个主儿也极容易,等到晚上园门关了的时节,内外不通风,我们竟给他们个猛不防,带着人到各处丫头们房里搜寻。想来谁有这个,断不单只有这个,自然还有别的东西。那时翻出别的来,自然这个也是他的。” 凤姐笑道:“宝玉和他们从小儿在一处混了几年,这自然是宝玉的旧东西。这也不算什么罕事,撂下再往别处去是正经。” 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你们今日早起不曾议论甄家,自己家里好好的抄家,果然今日真抄了。咱们也渐渐的来了。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一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 那王善保家的本是个心内没成算的人,素日虽闻探春的名,那是为众人没眼力没胆量罢了,那里一个姑娘家就这样起来,况且又是庶出,他敢怎么。他自恃是邢夫人陪房,连王夫人尚另眼相看,何况别个。今见探春如此,他只当是探春认真单恼凤姐,与他们无干。他便要趁势作脸献好,因越众向前拉起探春的衣襟,故意一掀,嘻嘻笑道:“连姑娘身上我都翻了,果然没有什么。”凤姐见他这样,忙说:“妈妈走罢,别疯疯颠颠的。”一语未了,只听“拍”的一声,王家的脸上早着了探春一掌。 凤姐倒要看看王家的可藏私不藏,遂留神看他搜检。先从别人箱子搜起,皆无别物。及到了司棋箱子中搜了一回,王善保家的说:“也没有什么东西。”才要盖箱时,周瑞家的道:“且住,这是什么?” 说着,便伸手掣出一双男子的锦带袜并一双缎鞋来。又有一个小包一皮袱,打开看时,里面有一个同心如意并一个字帖儿。一总递与凤姐。凤姐因当家理事,每每看开帖并帐目,也颇识得几个字了。…… 说着从头念了一遍,大家都唬了一跳。这王家的一心只要拿人的错儿,不想反拿住了他外孙女儿,又气又臊。周瑞家的四人又都问着他:“你老可听见了?明明白白,再没的话说了。如今据你老人家,该怎么样?”这王家的只恨没地缝儿钻进去。……

王善保家的牛刀小试打击的不只是晴雯,她更通过晴雯替邢夫人打击了王夫人,邢王一向面和心不和,绣春囊事件恰好为邢夫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打击王夫人的机会,也为王善保家的提供了一次为虎作伥的机会。

在晴雯的箱子里没什么重大发现,作者写到“王善保家的也觉没趣”,“也觉没趣”四个字写出了奴才心里极大的失望,想象中的收获一点也没有,再进晴雯的谗言是不可能了,在晴雯身上再进一步为虎作伥的机会也没有了。

这种事当然根本不必王熙凤亲自动手,王熙凤的几个手下人哪个不是精明强干,这周瑞家的就是王熙凤肚子里的蛔虫,王熙凤想什么她早都知道,今天的抄检行动她一直表现低调,现在终于有了她的用武之地:

仔细想想,自古以来那些得志的小人莫不如此。

在探春眼里,明里由王夫人及王熙凤主导,暗里由邢夫人推动,更有王善保家的积极参与的这次抄检闹剧,是一次彻头彻尾的“丑态”,她更在王熙凤面前大义凛然地说:

王善保家的“见了这鞋袜,心内已是有些毛病……”作者将司棋设置为王善保家的的外孙女,已是神来之笔,庚辰双行夹批写到:玄妙奇诡,出人意外。

迎春的丫鬟司棋是王善保家的的外孙女,王善保家的又是代表邢夫人来参与这次抄检行动的,刚才在对王夫人旗下的几个人的抄检中不徇私情,大刀阔斧,义正辞严,抓住把柄便不饶人,这些让王熙凤很是不爽,所以王熙凤作为王夫人的全权代表,这时肯定要抓住机会全力回击了:

原标题:红楼梦:为虎作伥王善保家的

《红楼梦》七十三回,邢夫人在大观园从傻大姐手里得到了一个上面绣着图案的香囊,并派王善保家的举报到王夫人那里,王夫人自知对大观园疏于管理,又迁怒于王熙凤,王熙凤一番理直气壮的辩解后,与王夫人共同决定抄检大观园,正在此时,王善保家的又来打听此事,王夫人便要她也一起参与这次抄检行动。

周瑞家的为息事宁人,主动提出离开这里,探春却并不领情,依然态度强硬,王熙凤也只能放低身段,探春却又把矛头指向了她,王熙凤及周瑞家的都做出逆来顺受的样子,唯有王善保家的不知深浅,以为虎作伥者的不自量力,主动上前去捅马蜂窝,为这次抄检大观园闹剧创造了个小小的高潮:

王熙凤所言确是实情,这让一个为虎作伥又急于出成绩的奴才情何以堪,但这也没办法,怎么说王熙凤也是主子,主子说话了,只能坚决执行。

在鞋袜之外又安排了一封潘又安写给司棋的大红双喜笺帖,笺帖的内容及男人的鞋袜均与当时的主流价值观背道而驰,在世俗化的标准下,这样的笺帖、鞋袜无疑都是极为肮脏、不堪入目之物,王熙凤为了在众人面前给王善保家的以有力回击,故意又将这笺帖读了一遍,再有周瑞家的在一旁添油加醋、煽风点火,王善保家的这时便狠狠地无地自容了一回。从这个细节我们可以看出王善保家的这一人物形象在作者的心目中是何等的不堪。

说着话一行人就到了潇湘馆。


当前网址:http://www.4pj3eyk.tw/yeseyingyuanpianduanshipin/150345.html
tag:王善保,探春,抄检,主子,王夫人,晴雯,周瑞家,邢夫人,奴才

发表评论 (149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夜色影院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