删去十分钟是这部电影最大的讽刺意味

时间:2020-08-30 12:38 点击:136

学校里,调皮的人叫她“大恐龙老师”,乖一点的小孩摸着她的肚皮询问宝宝的情况。

生活并未因此作出让步。

最后她坐到路边时,两个经过的女生指着瘦身中心细语: “会来这种地方的啊,都是那些没有自制力的人,减肥不就靠节食跟运动而已嘛”。

最终,阿娟还是参加了瘦身班。

妈妈这种“偷梁换柱”式的理解,把对阿娟其他方面的期待,都归结到表面唯一能抓到的“缺点”上。

而二者有什么联系呢?

偏见,似乎还没波及到他太多。

阿娟明明把情绪摆在脸上,尴尬、愤怒、不屑、拒绝...等等。

怎么女儿就如此邋遢..

阿娟的妈妈就处处看她不顺眼。

你可以这么说,而只要偏见在,它就是关键时的阻力或平时隐隐戳心的一根刺。

多么理直气壮的恶意。

最初,编剧有意做了一个设计。

原标题:删减十分钟,是对这部台片最大的讽刺

“只会欺负老人家,算什么啊你。”

阿娟笑了。

偏见者是因为没有同理心吗?

恰恰相反。

她喜欢和小朋友相处,喜欢做菜,喜欢温馨狭小的环境。

尤其当他们打着“为你好”的借口,能回应说“不关你事”?

就像片中被删减的一条支线。

防完外人,家人更难防。

真的吗?

她开门时,被身后眉目慈祥的邻居阿伯一把抱住胸口,准备实施侵犯。

中年事业低迷、无对象无社交、无未来计划等...

也可以选择不减,屏蔽掉外界的声音。

可以选择减,被世俗认定为“正常”。

借口!

阿娟回嘴:“身材和能力是两回事。”

去水果店买水果,肯定会挑外皮漂亮的,就算有人花时间找外残内甜的果子,也会让老板把钱算便宜点。

可笑的是,过审的遭遇,却和戏里一致——装聋作哑的人群,选择性的忽略他人真实境况,盖棺定论将其作为“不正确”的存在。

自己身为年过半百的人,练瑜伽控制饮食,保养的又嫩又美。

“因庞大的体型,总招来异样的眼光和种种不便。”

她却为了减肥,中途付出了他人难以想象的代价和折磨。

与其费力理解,不如直接否定。

E君换个说法。

最可怕的是,阿娟第一次推开阿伯后,阿伯竟然还锲而不舍地又缠了上来...

再一转头,花台处坐着个大啃汉堡的小男孩,一脸满足与开心。

好讽刺。

他们未必不明白对方的感受,而是不愿意花力气理解其背后的复杂情况。

可以一看就懂,人们却坚持己见,重复用反应明示或暗示她“肥胖是罪”。

无感情戏,无鸡汤,无光环。

其实提到“胖”之前,阿娟还有更大的问题。

这是豆瓣对她的简介。

可事实上,一旦看见这样的存在,他们便会被视为“标准答案”,而非“一种选择”,还会用于和其他做出另一种“不减肥”选项的人进行对比,方便放到大环境里批判后者。

妈妈马上把话题扯到工作,连连逼问。

退一步说,都听过内在美比较重要。

减肥路上,有形形色色的状况。

阿娟并不是一个懦弱的人,相反, 她还是非分明,性格坚强,不会轻易动摇想法。

如果我们不迈出理解的一步,谁也无法保证,日后身上的某处不会被纳入“偏见”的范围...

阿娟摆脱阿伯时,无意将其推下楼,阿伯的妻子接到通知就“蹬蹬蹬”冲过来。

或者,他根本就不在意偏见。

哪怕是小孩,她也转身就气势汹汹的骂回去:“你才走开啦,小白痴!”

阿娟才不怕。

可见。

“到底干他们屁事?”

随后,还大肆调侃输了的男孩,“她是你老婆啦”,“你是守护她的野猪骑士!”

你胖,所以恋爱时,别人会嫌弃你的外表。

“拜托,他又不是瞎子,怎么会去摸你!”

甚至有些时刻,对方的“无意识”,导致阿娟反击的理由和动机都不够充分。

你胖,所以连出门都会备受歧视。

他就不怕楼道有人路过?或楼下有人听到声响?

他越目睹阿娟遭遇的窘况,就越回忆起自己受过的同样待遇。

阿伯妻子瞪圆了眼睛,理直气壮的喊——

《大饿》

还比如,女性应该是什么样,男性又应该是什么样。

这条线里,交代了异装癖的小男孩通过阿娟帮助,重新认可并坚持了自己。

她使劲挣扎,阿伯循循善诱。

事实上,阿娟分明对当下状态很满意。

直到同事个个怕他搬重物闪了腰或滚下楼,极少给他派送大件单时,体重一度威胁到职业生涯...

“一定很寂寞吧”。

阿娟,30岁,105公斤。

坐着,起码免占过道。

你胖,所以面试时,别人会觉得你好吃懒做。

开场一组几乎媲美“舌尖”的连续镜头,展现了阿娟精湛的厨艺。

国际上,种族歧视的争端也从未平息

万一真的减肥成功,岂不是幸福翻倍,未来道路免受挑剔挖苦。

这句荒唐的言论,随即以更刻薄的方式成了真。

减完了,就真能处于“偏见安全区”吗?

偏偏最显眼的“胖”,成了所有隐性问题的罪魁祸首。

那是抠喉催吐的结果。

进一步激化偏见的,正是默许这种“冷漠”。

我们来仔细介绍一下主角阿娟。

阿娟抬头,看着她们苗条的身体,听着轻飘飘的语气。

不关心受害者情况,却厉声问责。

让她学会做饭的契机,却是为了尽量少去餐厅,避免被议论食量。

起因是一次意外强奸。

阿娟虽也忌讳,内心仍还属于“见招拆招”的乐观派。

“怎么都没有男朋友”。

“你们看看多恶心啊,我老公怎么会看上这种死胖子。”

在公车让座,阿娟刚站起来,反倒被其他乘客劝说“你还是坐下吧”。

她可以更自在啊。

第一天,老师就说了个巧妙的比喻。

大胆至极。

但你也希望被别人“算便宜点”吗?

全片谈偏见,仍遭到了“偏见”的对待。

“我们阿娟越来越漂亮了”。

故事的结尾,阿娟还是个胖子。

片子以“三无”的方式还原了这个故事。

不信,来听 一个胖子的自述——

她连决定学校午餐食谱的权利都不给阿娟,还指责:“你把自己吃成这个样子,哪位家长敢把菜单交给你?”

阿伯真正放心的,是社会舆论的袒护。

越瘦越美的人,越可能被强奸,甚至是“有资格被强奸”。

这就是偏见的演变形式之一。

有人要迷惑了。

阿娟委屈的指出,被抓了胸部。

你看, 把偏见当规范,没人能做其中的幸存者。

“老人哪有力气强奸一个女胖子”...

胃里酸苦,心里惊惧。

这就是人们推崇的正面例子,励志、逆袭、脱胎换骨。

偏见的根源,是冷漠。

但在忙碌的社会里,谁有资格要求别人多花时间去探索一个陌生人的内在美?

比如,30岁就该追求稳定,组建家庭。

他咬咬牙,拼命减重。

以网络为放大镜,我们逐渐发现了许多早已扎根的“惯性偏见”...

只有一个女孩经历“大饿”前后的残酷经历。

看电影,阿娟的身体挡住了晚来的观众,她们窸窸窣窣的抱怨“挤死了,她可以减肥啊”。

多数人如果作为上述事件的旁观者,未必会有阿伯妻子那么偏激的态度,倒更贴近劝架阿婆的心理: 潜意识把“胖”当成判断强奸实情的参照物之一。

去超市,阿娟买光货架上的布丁,作为学生的饭后甜点,另一位没买到的客人用异样眼神扫射着她,仿佛在说“怪不得要吃这么多”。

再说广些,医患、师生、父母与子女等关系里,你也能立马找到对应的偏见情境。

偏见弱化了受害者的身份,甚至模糊了女性的性别。

无论胖瘦,真正能像阿娟一样自在生活的人又有多少?

不幸的是,阿娟也开始有了自我质疑。

帮小孩捡球,一群所谓“青春期男孩”却尖声打赌,“谁输就要和她告白”。

胖回去就完了。

她在妈妈的学校里当厨娘,负责为小朋友们烹饪午餐。

小哥以前心态和阿娟差不多,觉得自己开心就好。

它足以让本不成立的诡辩,化为肆意妄为的伤害。

片中给了一组对照——一名减肥后阳光善良的快递小哥,就多次鼓励过阿娟,告诉她那句经典的“改变世界很难,不如改变自己比较快”。

感受还不够深刻?

阿娟察觉到,快递小哥右手有着类似咬痕的红疤。

确实值得叫好。

但它们是怎么形成的?

偏见无孔不入的渗透在日常每一处角落...

连劝架的婆婆,都让阿娟回想看看是不是个误解。

肯定是其他方面做的不够好,或者内心不够强大。

每次聚餐后,他都偷偷跑到外面吐完,再回去担着个“吃不胖”的美名继续吞咽。


当前网址:http://www.4pj3eyk.tw/yeseyingyuanyongjiuwangzhan/150339.html
tag:阿娟,偏见,阿伯,的人,妈妈,的是,妻子,减肥,下楼,女性

发表评论 (136人查看0条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昵称: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Powered by 夜色影院 @2014